印度骨科大法好

[奈因]前世什么的还是放下的好 第八章

这章有客串,请注意。

本以为会留校过圣诞节的伊奈帆收到了母亲的来信,信中让他圣诞节时务必回家和家人一起度过,而且会检查他课程的进度。字里行间无不透出一位母亲对初次离家去远方求学的小儿子的“殷切盼望”。


在学校可以说得上过的乐不思蜀的伊奈帆看完信时也被母亲看似思念满溢实则怨念满满的来信给吓得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打开书抽出夹在其中的留校申请表,不可见的叹了口气,母亲的这神来一笔打乱了他的假期计划,但不执行的后果实在是难以估计,能屈能伸的男子汉伊奈帆决定送回申请表,乖乖收拾回家的行李。


晨间和斯雷因一起吃早饭已成为固定模式,早他一步先到的斯雷因已经坐在了他的专属座位上。此时大厅里人并不多,习惯晨练的斯雷因每天差不多都是这个点到大厅,正在给面包涂果酱,看到伊奈帆已经坐下,动作流利的给他倒了牛奶,还把涂好的面包递给他。


心安理得开吃的伊奈帆从来没有觉得不对的地方,喝着温度适宜的牛奶,感叹今天的清晨也是如此舒心。


斯雷因咽下口中的食物,看着已经吃完慢慢抿着牛奶的伊奈帆突然想起来一件他忽略的事。


“伊奈帆,你假期不回家要不要来我家过?我和我妈妈说了,她很欢迎你到我家做客。”


看着笑吟吟的斯雷因,伊奈帆再次感叹女魔王的突然袭击,脑子里理性派和感性派战成一团,难舍难分。


理性派:“女王大人的命令是绝对的,如不遵从,女王大人会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感性派:“如此可爱的斯雷因邀请我去他家做客这种直接到达True End的event错过了就不是个男人!”


理性派:“不是说好要循序渐进进,让他掉入编制好的网里,让他再也离不开的吗,保守战术安全稳定无后顾之忧!”


感性派:“对着这么可爱的斯雷因的邀请怎么能狠下心拒绝的了!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战术什么的可以再调整嘛!”

……


自顾自玩起脑内剧场的伊奈帆还没给斯雷因答复,就被半空中的信使投递的暗器砸到了脑子。


拆开后只见信纸上只有力透纸背的一行醒目的大字。


“TO:伊奈帆

我希望你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回家了哦。

                            FROM:一个半年没有收到儿子一封来信思念成疾的母亲”


     伊奈帆啪的一声合起信纸,放在一边,仍旧继续未完的早餐,不小心看到了信中内容的斯雷因似乎回想到什么心有戚戚的安慰伊奈帆:“母亲真是一种难以理解的生物呢。”


“恩,赞成。”


最终感性派溃不成军,丢盔弃甲,理性派获得了最终胜利,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婉拒了斯雷因的邀请并道了歉,斯雷因笑着说没关系,下次有机会会再邀请他,伊奈帆的心情这才又美妙了起来。


今天是放假前的最后一天,一直盼望假期的学生们再也按耐不住那颗归心似箭的心,整个课堂无比浮躁,老师们也理解学生们的这种心情,并没有责备他们,只是拖了一会堂。被拖了堂的学生们饿得东倒西歪直冲大厅,如旋风过境般扫荡着桌上目可见的食物,阿尔被一块过大的土豆差点噎背过去,目睹这一切的斯莱特林们,瞥了瞥白眼,嘴里嘟囔着“蠢狮子”继续慢条斯理的享用他们的午餐。


目睹了学长们那豪放的吃相,和桌上所剩不多的食物,伊奈帆也不是没想过去斯雷因那里蹭一顿,但看到已经吃完离席的赫奇帕奇们,伊奈帆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认命的加入了抢食大军。


下午的课程结束后,放假便开始了,有不少家长已经到达了霍格莫德的天马驿站,等着接放学的宝贝们回家。三年级以下的学生只要出具有家长签名的临时通行证,便可以通过霍格沃茨通往霍格莫德的关口。


伊奈帆知道斯雷因已经和母亲约好会再驿站接他去他母亲的德国老家过节,二人互换了通信地址,伊奈帆特别郑重的申明他一定会写信给他,再不济可以视频,斯雷因只能无奈的告诉他老宅屏蔽一切信号,还是写信方便。


目送着斯雷因出了视线,孤身一人的伊奈帆被措手不及的孤独感给打败了,知道对待斯雷因不能操之过急,但内心难以抑制的思念还是会让他感到难过。


第二日,霍格沃茨特快缓缓的进了站,早已等候伊奈帆多时的雪姐和母亲一看到伊奈帆就不住的招手,脸上那发自内心的喜悦让因为斯雷因的离开而感到的孤独冲淡了一些,伊奈帆带着罕见的微笑迎接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虽说是个伪面瘫正太,但伊奈帆毕竟披着可爱正太这极具欺骗性的外皮,即使熟知伊奈帆性格的界冢真奈美,也不由得放下了一直以来矜持稳重的母亲大人的形象,在车上抱着伊奈帆不撒手。虽说慈母心难得的爆发了一次,但本质上还是个闷茶壶的死geek,幸好雪姐不时的搭个话,才让难得的母子相聚变得不尴尬。


回家的途中伊奈帆提出要去对角巷置办圣诞节的礼物,雪姐一听立马同意,真奈美犹豫了再三,最终还是败给了大女儿,同意与他们一起去对角巷。


穿过破釜酒吧里拥挤的人群,兴致勃勃拉着母亲的雪姐对母亲那些抱怨声充耳不闻,什么“好脏好乱”、“我受不了烟味”、“人好多好想吐”,虚弱的女音被酒吧里嘈杂的背景音所掩盖,等伊奈帆打开对角巷的通道后,才发现只剩一口气的母亲。


眼见自己已经不能再陪他们了,但又不能扫了孩子们的兴,遂决定在在弗洛林冷饮店等孩子们。雪姐在想要看看看买买买的冲动和不能陪伴母亲的愧疚中并没有挣扎太久,给母亲点好饮料,掏出一本不知为何带在包里未看完的论文,见母亲已经静下心来精力都投入到论文中去,她也就拉着盯着论文内容动都不动的伊奈帆出了冷饮店直奔古灵阁。


雪姐拿着自己刚到手的薪水一口气换了一半,伊奈帆看着捧着一大堆金加隆的雪姐眼力的精光让人不忍直视,扫视了银行一圈后,伊奈帆被新启用的一件小陈列室给吸引住了。左边门口挂着试营业的牌子,右边挂着写满了小字的牌子,走进了便能看出是古灵阁新发展的一个项目。各项条例的内容中心内容是开户的男巫女巫人数越来越多,失去主人无人法定继承人的金库也越来越多,古灵阁为了合理配置资源,以于2014年提交了申请,由英国魔法部魔法法律执行司具体执行,将已经执行司鉴定主人已死亡又无继承人的金库内的物品进行出售和拍卖……


向来只对特价感兴趣的伊奈帆被这件看起来就很烧钱的商店给吸引住了,所有的商品都以格子铺的形式呈现,每个格子里都摆放着精美绝伦的工艺品或者是有着厚重历史感的大块头书,甚至还有中世纪巫师的长魔杖,大部分物品衬以柔软的天鹅绒软垫,器皿及长的物件都配有实木的支架,格子里都有独立的小光源,柔和的灯光打在器物上,显得无比奢华。


所有格子的下方都有一条编码,编码旁有一个圆形的按钮,按动按钮后物品可以360度旋转,可以让顾客看清该物品的全貌。


红色的编码代表此物为拍卖品并在拍卖时限内,魔杖点上去会吐出一张与IC差不多大的铜卡,卡片证明会写有此物品的来源和物品特性,反面写有报价人的姓名、报价和报价日期,可以用手拖动像卷轴一样,可以看到迄今为止的所有信息,如果也想参与此物品的竞价,可以点击卡片的反面,直接写上姓名和报价,卡片可以自动识别,如果有误可以微调,写好后把卡片放回原处,在拍卖结束后会接到古灵阁的来信,上面会写明有没有竞拍成功,若是成功可以直接前往古灵阁交钱取物。


黑色编码的物品表示此物直接出售,用魔杖点击编码,会弹出一张白色厚纸卡片,正面和铜卡一样写有物品信息,反面是价格,若是何意可以凭卡直接购买。


店里的人不多,但也不时地能听见魔杖敲击的滴滴声。商店里的拍卖物品并不多而且都不是贵重物品,满眼望去全是黑色的编码。


忽略那些大、重、价格不再考虑范围内的物品后,正真合心意的东西并不多,在看完一面格子铺后准备走人的伊奈帆,眼角扫到了一个闪着漂亮银光的东西,过去一看是一件扁形银质的大概只有半个拇指大小的独角兽挂坠,按动黑色编码条旁的按钮,原本的物品支架突然撤走,整个挂坠悬浮在格子里,全身泛着柔和银光的独角兽前肢高高扬起,背部的鬃毛纤毫毕现,螺旋纹的角更能凸显出这件挂坠的精美,更神奇的是它的眼睛,两侧的眼睛缀有比米粒大小的黑曜石,眼眶周围睫毛卷曲的角度无比自然。


伊奈帆突然就想起斯雷因那双有着漂亮睫毛的眼睛,独角兽啊,代表纯洁、高贵和高傲,斯雷因的魔杖杖心就是独角兽的毛,这个送他当圣诞礼物再合适不过了。


沉浸在思维中的伊奈帆并没有发现旁边有人在靠近,等旁边的那位两位发出“哇,好漂亮,一定很适合艾尔艾尔弗”、“巴纳吉一定会喜欢的”时才回归神来。确定那两个棕发蓝眼的亚裔青年和穿着紫粉色斗篷有着金色短发的少女看中的是和他同一个物品时,伊奈帆果断抽出魔杖点了黑色编码条,迅速抽出纸扫了一眼物品信息。


自古至今的巫师们都以钻研魔法,发明新的魔咒为荣,所以能制作有着高超工艺的物品的巫师并不多大部分是以家族为集体的,这件物品就是鲍曼•赖特①的后人所制作的精美工艺品,原先附着的保护魔咒于1997年因以伏地魔为首的食死徒集团所引发的霍格沃茨保卫战中失效,后被挂坠的后人后期添加了新的保护魔咒,该魔咒至今未发动。


背面的价格倒是出乎意料伊奈帆预料的便宜,当下伊奈帆就拿着卡片直奔收银处。


旁边的两位看见他已经拿走了卡片,都想追上去,可伊奈帆已经预料到了他两的动作,早先一步付了款交了钱,等着提货了。


少女是最先放弃的,青年倒是缠着他愿意以高出几倍的价格再从他手里买。


伊奈帆被缠的有些烦,直接告诉他是送给恋人的圣诞礼物,那个青年倒是一改刚才的缠劲,说着“要是动给喜欢的人,那是不能夺人所爱了”之后还自来熟的报了自己的名字“我叫时缟晴人,是日本国立阴阳道学院的学生,今天是来接男朋友过圣诞节的。我看你好像也是日裔,能在他乡见到老乡也是缘分啊。”


秉承着自小养成的良好礼仪,伊奈帆也报了自己的名字,在对方想要进一步套近乎的时候,雪姐的声音犹如天籁般响起,匆匆和对方告了别和雪姐一起出了古灵阁。


换过英镑过来的艾尔艾尔弗看见了晴人和伊奈帆最后一幕,艾尔艾尔弗走上前拍了晴人的后脑勺“你这样缠着一个比你小的你不觉得丢脸吗,笨蛋。”


晴人摸摸后脑勺笑得特别傻“哎呀,刚才看见一个特别适合你的挂坠,但是没能抢到,感觉有点不甘心呢。”


“你能来陪我过圣诞比什么礼物都强,有什么好不甘心的。”艾尔艾尔弗一脸正经的说着让晴人当机的话。


被艾尔艾尔弗的直球打蒙脑子的时缟晴人话都说不出来,张着嘴红着脸的样子要多蠢有多蠢,看不下去的艾尔艾尔弗一把抓住晴人的手把他拖出了古灵阁,丝毫不在意晴人的怪叫和求饶。


另一边匆匆赶来的巴纳吉正细声细语的安慰没能果断下手而感到有些失落的米涅芭大小姐。


单身的巫师们看到被这些场景无一不觉得这比金加隆闪出的光还要刺眼的多。为何巫师要过圣诞节,恩,这是一个困扰巫师多年的问题,但,管他呢,过的爽就行。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晴妹和工口腐想必妹子们并不陌生,不知道的妹子请百度《革命基》,不对,是《革命机》。

巴纳吉和米涅芭应该大部分妹子都知道,不知道的妹子请百度《机动战士高达UC》

注①:《神奇的魁奇地球》第四章最后一段,就是这个人做出了金色飞贼。

最近劲椎的问题蔓延到手指了,关节隐隐作痛,每敲一下键盘,关节就疼一下,鼠标的滚轮都不敢用,再加上长期不愈总是复发酸涩胀痛的干眼症,哎……所以我就理直气壮地拖更了,哎嘿~☆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