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骨科大法好

[奈因]前世什么的还是放下的好 第六章

上章走这

今天校园里的幽灵们情绪意外的高涨,细想一下,今天就是万圣节了。如此欢乐的日子,对于幽灵们来说确实是值得庆祝的日子,忌日什么的太赞!

尼古拉斯爵士骑着他的爱马,仗着自己是幽灵在校园里横冲直撞,还撞飞了正在安慰桃金娘的胖修士,桃金娘惨叫一声飞回了她的老巢,胖修士腆着他的大肚子对扬长而去的尼古拉斯威胁到要找血人巴罗揍他一顿,回应他的却是差点没头的骑士嚣张的大笑。

被这晨间一幕逗乐的学生们嬉笑着涌进了礼堂,今天礼堂里应景的布置了不少南瓜灯笼,小精灵们也做好了堆如山的南瓜饼,赶着去上草药课的高年级学生们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的吃完早饭后,马不停蹄的跑向温室,别的学生则悠闲地享受早餐时光。

伊奈帆抿了一口南瓜汁之后,打开了雪姐寄来的信。除了惯例的报平安外,雪姐还在信中写道母亲不日将前往日本参加一项关于信息技术工程研发的交流会,并准备回英国时考察他的学习情况。雪姐让伊奈帆不要担心学习方面的事,她已经将教材寄给了他,并保证就算妈妈来查她也会给他打掩护。

无奈于雪姐的弟控,深知被爱护着的伊奈帆摇了摇头,准备午休时回寝室给雪姐回信。

万圣节下午放假已经成为霍格沃茨的传统,为了今晚将要到来的万圣节宴会,女孩们用完午餐就回到寝室打扮去了,尽管是狂魔乱舞的万圣节,也不能熄灭她们对美的追求。

男孩们三两成群,高年级的商量着结伴去霍格沃德村喝杯黄油啤酒放松放松,一二年级的小崽子们互相打闹着奔向操场去看魁地奇训练。伊奈帆得知今天不是赫奇帕奇训练,婉言谢绝了阿尔的邀请,回了寝室。

中学的教科书已经送到了他的桌子上,分门别类整理完后预计了一下看完这堆书所需要的时间,重新制定了学习时间的计划表后,铺开信纸给雪姐写回信。

依旧是惯例的报平安,说明了自己的学习和生活状况,还特别介绍了自己的室友们,还特别写了自己上了飞行课,飞天扫帚很有趣,别的课程也各有各的特点。

写到这,伊奈帆顿了一下,自己的那位科学至上的在母亲得知自己的儿子是巫师时,并没有被魔法这种反科学的存在所吓倒,倒是了解自己儿子身上发生的怪事有了论证路径而感到由衷的高兴。但这并不代表她会同意伊奈帆独自一人去未知的学校读书,她以往日强硬的态度表示不支持伊奈帆的决定,而得之魔法世界的存在后一心想要探索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的伊奈帆则下定决心要去霍格沃茨上学。

本就缺少沟通的两人因为这个问题冷战了许久,雪姐和则在双方之间不断周旋,身为特工的父亲倒是十分支持伊奈帆的决定。伊奈帆的母亲独木难支,最终还是做出了让步,而让步的条件就是伊奈帆7年学制满后必须去上大学。伊奈帆也接受了这一条件,并承诺会如期通过GCSE和A-Level考试。

在送伊奈帆去国王十字车站时,伊奈帆的母亲一改往日不苟言笑的作风,对伊奈帆事无巨细的叮嘱,甚至还在伊奈帆进车站的那一瞬间忍不住哭出了声。这让从没见过母亲这一面的雪姐目瞪口呆之余不得不狼狈的安慰哭泣的母亲。

料到母亲最终会妥协,伊奈帆毫无心理压力的去了霍格沃茨,但让平日坚强的母亲落泪让伊奈帆并不好受,深感歉意之余,给母亲的回信也频繁了不少。

写完回信后,已经快要到晚宴的时间了,准备和阿尔他们会和时,半路上被莉莉拦住了去路。

“伊奈帆君,等会的晚宴你有约吗?”

本想答应眼前期待的少女,顺便答谢她对他的帮助时,看到从不远处走来和别的女生边说边笑的斯雷因时,到嘴边的回答都咽了下去。

“实在抱歉,我已经和人有约了。”

不理会身后失落的少女,伊奈帆冲到斯雷因身前一把拉住他的手臂,丢下一句‘跟我来’,还未等斯雷因反应过来就把他拖向了礼堂里,几只飞低了的蝙蝠被撞到了桌子上,吱的得惨叫一声变回了羊皮纸。

挣脱了几下并未挣脱掉钳住自己的那只手,泄气的斯雷因破罐子破摔的放弃了挣扎,感觉到伊奈帆心情并不好,并没有出声让他放手。

伊奈帆拉着斯雷因来到格兰芬多的长桌上,此时心情并不美妙的伊奈帆并没有感觉到斯雷因的不悦。

“橙子混蛋,你在干嘛,快放手!”

“斯雷因,你听我说,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里的节日活动,心里有些不安,我的朋友都有了约,剩下认识的人里只有你了。所以你能陪我一起吗?”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伊奈帆知道适当的示弱会让对方心软,特别是像斯雷因这种敏感又感情丰富的人,看着斯雷因不再挣扎,只是对着他欲言又止,他就知道快要成功了。

“但是,这边是格兰芬多的位子,我一个赫奇帕奇的二年级生在这里不太好吧。”

“不用担心,格兰芬多的学生不是那么在意这些。”

伊奈帆的这番话并没有起效果,斯雷因看起来还是有些不安,阿尔他们的到来倒是打破了迟滞的局面。虽然是个逗比,但是其实粗中有细的阿尔看出了斯雷因的不安,在伊奈帆给双方做过介绍后一边大笑着,一边拍着伊奈帆的背说‘你小子太不够意思,认识这么好的朋友竟然到现在才介绍给我们,太不够意思了’,轻松化解原本会变得尴尬的场景。见斯雷因已经于阿尔他们攀谈起来,伊奈帆在心中给好友竖了个大拇指。

校级的宴会实在是热闹,平日并不闹腾的幽灵们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到处乱窜,皮皮鬼还不时朝学生的头上丢水球,直到被教授施了咒才知道收敛。直到校长宣布晚宴结束,学生们才意犹未尽的离开了礼堂。节日结束后的时光是现充们秀恩爱的时间,单身狗们早早就退散了。并没有跨入现充行列的伊奈帆现在也在积极的为挤入这一行列而奋斗着。

晚宴结束前,伊奈帆就对斯雷因说,希望他一会能和他去一个地方,斯雷因虽然有疑惑但也答应了,之后他便对轻易答应伊奈帆的邀请而感到无比后悔。

本以为会是操场、黑湖边之类的地方,没想到出礼堂门,伊奈帆就抽出魔杖对他使了个漂浮咒,因为突然失重而刚到惊慌的斯雷因被同样漂浮着的伊奈帆带到了城堡的屋顶上。等双脚再次踩到实物时,腿一软差点滑了下去,好不容易稳住身体坐下后,被伊奈帆一句‘啊,你的装扮真的是蝙蝠啊’给轻而易举的勾出了火气。

斯雷因心里默念着‘我是学长,要有风度,不能和一年级的小鬼计较’火气缓和了不少,本想自己施个漂浮咒下去的斯雷因却被识破他意图的伊奈帆牢牢抓住了。

“你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我就不追究你大晚上带我来这么个鬼地方。”

“斯雷因,你现在还会时常回忆前世的事吗?”

斯雷因被这句话打的措手不及,刚开口的话又咽了下去,沉默了许久,久到连伊奈帆决定放弃这个问题时,他又抬起头,看着莹白的月亮,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可能不去回忆,尽管确确实实身处这里,但总感觉身处梦境中,那边的一切才是真实的。明明还能和父母在一起,交到了很多朋友,可以不受束缚的活着,明明应该知足了,可是心里还是觉得无法融入这里的生活。”

“我理解,这些不能和亲近的人说,只能存在心里腐烂发酵,很不好受,但又必须忍耐。”

“你也会有这种感觉?真是稀奇,在哪都能活得洒脱的让人嫉妒的界冢伊奈帆也会这样吗?”

“我知道自己不怎么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但刚才那一句确实挺伤人的。”

“……你刚才那番不用棒读的语气会更好哦。”

“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我会重生,为什么是我,但是现在我觉得这一切都有了回答。”伊奈帆站起了身,仰头看着空中的那轮月亮嘴角牵起了温柔的弧度。

“大概是为了能再见到你吧。”银白的月光洒进暗红色的双眸里闪烁着让斯雷因心头一滞的光芒。

“今夜月色很美。能与你共赏是我最大的荣幸。”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嗯,今夜月色很美。看正剧没正面表白过的伊总会害羞脑补一下觉得挺可爱的。

我总感觉我在奇怪的地方设定的多,为何?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