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骨科大法好

[奈因]前世什么的还是放下的好 番外一

本篇戳这

Tsavorite在遇见伊奈帆之前并不叫Tsavorite,她和和她的伙伴们在伊拉魔法宠物店叫做darling,虽然老板把他们都关进了带编号的笼子里。

Tsavorite小姐刚出生在6月,她和她的兄弟姐妹并不一样,有着全身光滑棕色皮毛的母亲,本不该生下她这样全身雪白的孩子,更何况她还是最弱小的一只。在与兄弟姐妹们争夺生命之源失败而奄奄一息之时,一直照顾着他们一家的老板发现了她。他把她从拥挤不堪的猫窝中抱了出来,一遍翻动着她一遍嘴中嘀咕着她听不懂的话。

“哦,看那,多漂亮的绿眼睛,多么雪白的皮毛,一点杂色都没有,就是太瘦小了点。不过你的血统很纯正,不必担心卖不出好价钱。我会把养的胖胖的。”

之后,Tsavorite小姐便住进了尽管很舒适但却被禁锢了自由的猫笼子里。得到了可口的食物却失去了妈妈温暖的怀抱,得到了舒适的猫窝,却失去了与兄弟姐妹们嬉笑打闹的自由。Tsavorite小姐那并不没有完全成熟的心智过早的感受到了难过这种对于猫咪们来说复杂的情感。

郁郁寡欢的过了几个月,本身就瘦小的她并没有像老板期望的那样变得艳冠群芳,懊恼的主人把她丢进了角落的笼子里,而她的姐姐则住进了那个豪华的单猫监狱里。不仅是她,别的并不被老板看好的同伴们也被更换了笼子。已经将近8月初了,老板要为伊拉魔法宠物店一年之中最大的销售旺季做好充足的准备。

8月开始,店里就陆陆续续迎来了数量庞大的小顾客们,他们不停地打量着笼子里的宠物们,不时和结伴而来的朋友们交换着意见。这对于听觉非常敏锐的Tsavorite小姐来说实在是难以忍受,昼伏夜出的习性硬是给掉了个个。她每天无所事事的看着一个个伙伴被卖出去,终于在三天前送走了她的姐姐。送走自己亲人的感觉并不好受,尽管她经常欺负她。

今天开店后不多时就来了两位客人,那个成年的男巫一进来后对老板道了声好,又对一同而来的小巫师说了几句话后就急急忙忙的逃到了店外。老板似乎对此并不生气,甚至还笑出了声。

那个小巫师倒是自顾自的转了转,他并没有在那些显眼的笼子前呆多久,就走到了她附近,她的顶层邻居是一只鹰鸮,体型硕大,野性难驯,所以被摆在了我们这群不受欢迎者中间,但小巫师似乎很中意它。精明的老板不遗余力的像他推荐这个大家伙,还主动取下笼子让小巫师近距离的观察。

但老旧的笼子隐藏的问题是无法预料的,笼锁突然断开,鹰鸮破笼而出,在店里横冲直撞,撞翻了不少笼子,蒲绒绒满地都是,宠物们发出了惊恐的叫声。周围的小巫师被吓得尖叫着逃出了店里,老板气急败坏的去追赶那只鹰鸮,而那个小巫师却依旧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

坏掉的笼锁掉在了她的旁边,她看见那个小巫师走了过来,弯下了腰,伸手拾起了那个笼锁。他看见了她。那双暗红色的眼睛定定看了她好一会儿,她知道她摆脱这个该死笼子的机会来了。她用着平时最不耻的献媚姿态来讨好这个小巫师。她睁大了眼睛,柔柔的朝他喵呜了几声。

但是小巫师对她的示好无动于衷,只是盯着她的眼睛,这让使出浑身解数的她不禁感到绝望。那双眼里包含的情感太过复杂,她并不能理解,她也给不了他想要的回应。见脱身无望,她也不再浪费力气,直接背对着他睡觉去了。

没用多长时间,老板就带着那只肇事者回了店里。已经被击昏的鹰鸮被重新放进了新笼子里。老板讪笑着对小巫师道了歉,并承诺给他挑一个更好的猫头鹰,但小巫师似乎并不领他的情。

“我想要那只白毛绿眼的猫。麻烦你给个价吧。”

“白毛绿眼?嘶,是哪只……啊,我想起来了。哎呀,这只猫血统确实不错,可是似乎天生身体就弱,长不大,不好养啊。孩子,你确定要这只?你要想要猫咪,我这里还有别的好的,血统更……”

“我就要这只,麻烦你了。”

“哎,你这孩子,要是养不好,可麻烦了。看你是诚心想要她,我就特别送你几个宠物用的魔药,要是有什么问题你再回头找我吧。”说着便把笼子抽出来交到了伊奈帆的手里。被震动惊醒的猫咪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将要获得她梦寐以求的自由,不停的在笼子里不安的喵喵叫着。

刚出宠物店没多久,原先那个男巫师就匆匆跑了过来,他看到笼子里的猫咪,似乎很诧异伊奈帆最终选了只猫。以为发现了伊奈帆孩子气一面的男巫师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在交代完伊奈帆各项事宜后,就又匆匆离开了。

回到家后,伊奈帆打开了笼子,将猫咪放到自己的腿上。见猫咪也望着他,不由的就开口道。

“你和他有着一样的眼睛。我本不想带你回来的,毕竟猫头鹰要实用的多。我并不了解魔法界的猫咪是否比一般的猫咪要聪明,但你看向我的时,我从你眼里看到了对自由的渴望……”准备继续说下去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话锋为之一转“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界冢伊奈帆,不出意外的话,我将会是你一生的主人。得给你取个名字,就叫Tsavorite吧。”

新得到名字的Tsavorite小姐喵了一声表示不反对之后,就跳下主人的腿(我也想舔,不对,是趴),巡视自己的领地去了。

很多年后,她的另一位主人则道出了自己多年的疑惑。

“为什么要叫Tsavorite啊?这并不是常见的宝石啊?还绕口难度。”

“因为(你就是我的宝石啊)叫斯雷因,只会无时无刻提醒我再也见不到你的现实,那样太痛苦,但我又抑制不住对你的想念,只能用这种方式想念你。”

“你,你这个橙子混蛋,一脸正经的说什,什么啊!”

依旧单身的Tsavorite小姐受不了现充们秀恩爱时那闪瞎眼的光芒,毅然决然的转身就走。玩累了回来觅食的猫咪,对房门后不时传出的人类的夹杂着欢愉和痛苦的叫声也充耳不闻。

人类一年到头都在发情,好苦恼,哎。大龄单身喵Tsavorite小姐今天依旧没有找到男朋友。


敬以此篇记录我那跟隔壁小母猫私奔的我家小王子,哎,现在理解将来婆婆的感受了。


PS:大家有没有觉得本篇废话多?除了文笔白目,还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