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骨科大法好

[奈因]前世什么的还是放下的好 第四章(改bug)

工作狗伤不起,突击检查更伤不起,累的腰肌劳损又要犯了。

例行求梗,上章戳这

第四章

就在焦急等待的室友们快要按耐不住去找院长时,伊奈帆脚步略飘忽的回到了寝室。看到全须全尾的伊奈帆回来了,阿尔他们一直紧绷的那根弦一下子放松后疲倦便席卷了他们,少年们没有人发现他的异状,挨个跟他到完晚安后便上床睡觉,不一会鼾声便起。

伊奈帆今夜理所当然的失眠了。他的那只绿眼睛猫,Tsavorite①跳上了他的床铺,蹭了蹭他的手咕噜了两声就堂而皇之的睡下了。小绿全身柔顺光滑的皮毛在星光下更加的洁白。感受着手心里小小的猫咪所散发的温热,让他回想起在天台塔的的那一幕。

“好久不见,界冢伊奈帆。我是斯雷因•特洛耶特。这样介绍自己确实很奇怪,但是为了让你确认,我就是那个斯雷因•特洛耶特,而且我也知道你也就是那个界冢伊奈帆”,在外人听来困惑的话,当事者二人却无比清楚,“我这次找你来就只是想告诉你我的身份,毕竟在霍格沃茨学院相遇的可能性非常高,为了今后着想,我还是先找你说清楚为好。”

“同意。竟然这么快就觉察到我的身份,不愧是特洛耶特伯爵。”

话音刚落,对面的人就握紧了拳头,咬着唇微低着头,全身像是在抗拒着什么一样颤抖着,似乎下一秒就要爆发出来了。但是他似乎忍耐了下来,他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善于忍耐的人,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揍我。嗯,看来还是不要用这个词开老(lao)朋(po)友的玩笑好。

“界冢伊奈帆,我警告你,如果你还想安稳的过完你那该死的7年,就不要在我面前再提起这个词!”

苍白的脸,颤抖的声音,仿佛又让他看见那个哭的像孩子一样的斯雷因,心疼之余更是后悔自己的草率,被心中的负罪感所牵引着,伊奈帆做出了让斯雷因始料未及的事。

伊奈帆拉住了那只紧握的手,拇指不断抚摸着他的手背,本来因为用力而有些痉挛的手渐渐放松了,伊奈帆那略高于自己手心的温度不知怎么的让他感到特别的温暖。

“对不起,是我忘形了。老朋友相逢本是值得庆贺的事,因为我不合时宜的调侃而伤害了你,我感到很抱歉。我今后都不会再做出这种事了。”

没想到伊奈帆会如此爽快的向他道歉,望着伊奈帆那真挚的双眼(噗~~)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应的斯雷因,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一直握着伊奈帆的手,顿时脸就红了,(伊总吃豆腐吃的还让人帮数钱)本想甩开对方的手,结果对方却先自己一步松开了自己的手。斯雷因忽略了心中的那股失落感

“我原谅你了。反正你以前也总是能轻易惹我生气。但是以后还是多注意,毕竟会让人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恩,多谢提醒。”

“笑什么笑,橘子混蛋。我在说很正经的事!”

“只是感觉能再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我也是你最了解的人。尽管有些差异,但是这就是世人所说的知己吧。”

“谁,谁要跟你做知己啊!我原来怎么不知道你脸皮这么厚啊!”

“现在知道也不晚。”

“啊,跟你真是说不下去了。我回寝室了。”被气得心塞塞的斯雷因实在是没有和这货在说下去的欲望了,果断的决定回寝室。

“恩,也快宵禁了。我送你吧。”

“……你这是在小看学长吗?不要到头来送人的人还要被人送,小看霍格沃茨会吃苦头的,一年级生。”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注意到伊奈帆并没有追上来,自以为扳回一局的斯雷因,带着自己都没注意到的轻快脚步,快快乐乐(哎嘿~)的回了寝室(^o^)/YES!

目送着斯雷因离开的伊奈帆,一直到斯雷因离开了自己的视线范围才收回目光,转而投向了天上的群星。直到脖子发出了抗议,才低下了头。

本以为再无迹可寻的挚爱,就这样突然出现,手中仿佛还能感受到斯雷因那略低于自己的体温。这是梦吗?纵使这是梦,也请不要让我醒来。我不会再放开你了,斯雷因。

9月的夜晚已初见凉意,湿润的气候更是让人觉得凉意阵阵。伊奈帆最后仰望一次星空后迈着略飘忽的步子回了寝室。

手心下的小猫似乎感觉到了不适,呜咽了一声后,睁开了那双宛若绿宝石的眼睛,冲他又低低叫了一声后,换了个姿势又睡着了。

“Tsavorite,你知道吗?我今天遇到了有着和你一样眼睛的人,不管是生气还是得意的时候,那双眼睛里的光芒都会让我更爱他一分。他连炸毛的样子都那么可爱。你说我还怎么放得开他。”

小绿并没有理会痴汉主人的自言自语,睡得安然。

大家都一夜好梦。

第二天,不知昨夜何时睡着的伊奈帆被寝室里嘈杂的,不时夹杂着惨叫的噪音给弄醒了。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才发现太阳已经升到了8点钟的位置。又看看床头的时钟,张着并不大的嘴,不时发出让人寒毛直竖的惨叫。不大的寝室里,另外四个小子,慌不忙的穿衣服、洗漱、整理书包。

“啊啊啊,我的右边那只鞋子呢!!”

“阿尔,你又用我的香水喷你的臭鞋!!”

“啊啊,昨天的作业还没写完,呜呜呜,怎么魔药老师都那么狠!”

早已整理一新,背上包出寝室的康奈尔突然回头看到还坐在床上动也没动的伊奈帆。

“……伊奈帆,你怎么了?你平时这时候不是已经吃过饭在教室里等教授来了吗?等等,难道昨天那个什么学长给你下咒了?”

“怎么了,怎么了?什么下咒?”总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阿尔放下了未找到的那只鞋,凑了过来。

“……并没有这种事。只是昨晚有些累,睡得也晚。所以就起晚了。”实在是说不出口又见到老婆兴奋的睡不着啊。

“哎哎哎,该不会是哪个被你的勇气所征服的美貌学姐私下约你见面,倾诉衷肠吧!哎呦,你小子看不出来啊!”某种程度上真相的阿尔猛拍着伊奈帆的肩膀,他自己却沉浸在美貌学姐和勇敢学弟的爱情戏目中了。

“都说了是学长了,笨蛋阿尔!别在那杵着了。该干嘛干嘛去。伊奈帆你也别在床上呆着了,要迟到了!”

向来听亚摩话的阿尔二话不说立刻去找那只失踪的鞋子,伊奈帆也以他最快的速度整理着自己。五人勉勉强强在教授来之前赶到了教室。

今天的魔药课需要制作的药剂是解毒药剂,本来并不难的制作过程,伊奈帆心不在焉,犯了好几次低级的错误。让今天和他一组的亚摩胆战心惊。看出伊奈帆今天是做不出药剂来了,亚摩当机立断让伊奈帆一边凉快去,自己挑大梁。费劲千辛万苦熬好的魔药,老师今天并没有给面子的给O,心塞的亚摩并没有心塞多久,就和小伙伴们一道,兴奋的去准备上第二节的飞行课。一路上就听见格兰芬多一年级的小巫师们眉飞色舞的谈论着自己的“飞行”经历,而那些和伊奈帆一样刚跨入魔法世界的小巫师们则不断询问着飞天扫帚的各种问题。

但是一个矮个子男孩的一番话却让原本眉飞色舞的小巫师们瞬间偃旗息鼓。

“我们今天的这节课不是和斯莱特林的二年生一起上的吗。”

说到这不得不说到一个在魔法教育界的一次伟大的教育改革。

霍格沃茨曾在10年前进行了一次规模浩大的教育改革,这项涵盖了各个方面的改革就包括了对课程的改制。其中飞行课因每年都会发生新的小巫师的飞行事故而导致的伤亡事件而作为重点改革对象,不仅对执教教授制定了严格的聘用准则,更是建立了霍格沃茨除校基金外的第一个独立基金,以为及时更换破损老旧的飞天扫帚和日常维护提供强有力的资金支持。虽然从改革开始伤亡率大大降低,但每年仍会有受伤的学生,经调查发现,大部分受伤的学生之前并没有对飞天扫帚的使用经验,当时霍格沃茨的飞行课教授,原查德理火炮队退役队长艾尔基尼•伍德提出让有经验的三年级生生和一年级生一同授课,规定一定数量的三年级生生必须帮助并无经验的一年级生一年飞行课辅助教学,一年级生在这之前必须上交是否有飞行经验的问卷,以己之名起誓并无蒙蔽欺骗。被选定的三年级生生则根据一年级生的飞行课成绩给于不同等级的加分政策。

校董会商议决定开始为期一年的试验期,一年后试验结果证明这是一项成功的改革,原本一直保持着一定数量的伤亡率直降为零,欧洲各校竞相到校学习改革方案。孕育出无数杰出魁地奇运动员的老牌名校校长威廉理•查德•瓦格纳称赞这是一项杰出的教育改革,他甚至宣称不日将访问霍格沃茨就这项改革与霍格沃茨的同仁们进行深入的探讨。

自此之后,这项新的实施方案成为常规教学手段一直沿用至今。

2018年度,由魔法界新修订的教育法中规定了二年生加分的具体指示方案,制定了更为严禁的加分等级,并将这项加分沿用至OWL中。

合上《新编:霍格沃茨,一段校史》后,感叹于飞行课的重要性,对飞行课抱有兴趣伊奈帆,不得不考虑将要面对的斯莱特林三年级生生,毕竟他之前填写的问卷上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写着对飞天扫帚并无使用经验。

这厢正为将要开始的飞行课做最后准备的伊奈帆并不知道,那群学长里有一位倒是对他的到来期待满满。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注①:Tsavorite,沙弗莱石。

化学名称为铬钒钙铝榴石,因含有微量的铬和钒元素,娇艳翠绿,赏心悦目。产自肯尼亚的沙弗国家公园。(感觉含铬的宝石都泛绿)

相比起颜色更深的祖母绿,我觉得这种颜色淡些的沙弗莱更好看,就比哈利的淡一点更剔透一点。啊,小天使的眼睛好美。话说大家知道哈利的日文吹替就是贤章咩。这是百用不爽的声优梗!

PS:之前不知道在哪里看的一个图就是伊总抱着一只绿眼睛白毛猫,看的心都化了。之后会有番外写小绿和伊总的相遇的。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