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骨科大法好

[奈因]前世什么的还是放下的好 第二章

更新完了抱歉,其实我大纲还没写好(捂脸)

按照时间表,伊总七年级会有三强争霸赛,比赛项目实在没头绪(想死了)

大家踊跃提梗。

前言就不说了

上一章地址戳这

第二章

霍格沃茨雄伟的城堡千年如一日屹立在那里,岁月在她的身上其实并没有过多的体现,可她依旧送走了一批又一批满怀抱负的年轻学子,迎来一批又一批懵懂的孩童。

夏季的高温还在继续散发着她的威力,坐在四人船上的伪正太•伊奈帆松了松原本紧系的领口。

失策了,低估了巫师们那奇葩的脑回路,即使是体验创始人们那艰辛的开拓历程,年幼的小巫师也未必能受得住这与众不同的入校体验。看,同船的小姑娘已经被吓哭了。

结束了难熬的水路之行,已经到达等候厅的伊奈帆还没整理完关于路上听到的关于分院那庞大的信息量(干嘛想这么多)又被那些年年出来调戏正太萝莉的幽灵们给震惊了,无表情的回想着前世自己曾在发表过论文的学刊上无意间翻到的关于人类的灵魂约为21克的理论。看那透明度,大概密度值也很低,乘以体积,确实总重量也不会超出这个值。(学渣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写学霸的心理,QAQ)

如此的特立独行,在一众或被吓的哭出来或兴奋的叫起来的萌娃中尤为出众。

众幽灵见调戏的差不多了,就四散而去。打开大门后,霍格沃茨那千年的历史积淀展现在了即将正式跨入这所校园的孩子们面前,高耸的穹顶被施了魔法,黑夜中的星空一览无余,四排整齐的座椅,光洁的桌面,尽头的教师席,交头接耳的高年级学生,这些都没有让伊奈帆的目光停留,他直直望着放在四角凳上的一顶破旧肮脏的巫师帽。

顿时,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还未能细想,那顶帽子就张开了一道勉强能称之为嘴的缝,自顾自的唱了起来。即使捂住了耳朵魔音还是随着空气的震动通过头骨直接传到了大脑。伊奈帆从那杂乱无章的歌词中筛选有用的信息。

按照歌词的内容可以判定,载体是通过与脑部接触直接读取受体的思想。再根据学院的特性80%的可能会被分到格兰芬多,15%的可能会被分到拉文克劳。

伊奈帆扫了一眼格兰芬多的长桌,吵吵闹闹的低年级和故作镇静的高年级相映成趣。又扫了一眼相对来说要安静许多的拉文克劳长桌,伊奈帆觉得可以选择还是安静的学习环境要有效率的多。

可惜天不遂人愿,轮到他分院时,那顶破帽子根本没给他考虑时间直接尖叫着把他分到了一哄而起的格兰芬多。带着略沉重的步伐,伊奈帆走向了那群格兰芬多。

一个面瘫混在一群格兰芬多里是有多违和,画美不看。

正考虑着将来会如何的伊奈帆被冷不丁给拍了下肩膀,侧头一看同样被分到格兰芬多的波特小姐。

“伊奈帆,你也在格兰芬多太好了,将来就可以一起学习了。我听爸爸说格兰芬多可是出了很多名人的院校哦,包括我爸爸。”莉莉小姐在伊奈帆被分到格兰芬多的时候高兴的都要蹦起来了,对于将来能和他一起共度七年的时光感到无比兴奋,完全忘记了自己甚至还未完成分院及她是一名学生而不是爱情小说里公主的事实。不过当分院帽在她头上喊出格兰芬多时,早就瞄准目标的莉莉小姐直奔伊奈帆而去。对于莉莉小姐的这种执着和小动物般的直觉只能说不愧是继承了波特家血统吗。

就在伊奈帆无奈的应付精力充沛的莉莉各种稀奇古怪的提问和要求时,赫奇帕奇长桌上一位二年级的学生在伊奈帆进来后就一直低着头,不发一言,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一样浑身颤抖着。这一反常态的表现让坐在他旁边的朋友很是担忧。

“斯雷因,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我报告级长带你去医疗翼?”边说边要付诸行动的好友艾丽莎•V•阿尔奇被斯雷因一把拽回了座位。

“我没事,不用去找级长,我只是有些头痛,过一会就会好了。不用担心,况且分院仪式还没有完成,现在离席实在是太显眼了。”

“没必要为了这种事就不顾自己的身体吧,别用这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我。好吧好吧,被你打败了,等会分院仪式结束还是痛,就跟我乖乖去医疗翼。”小天使后援会会长从来都抵御不了这种喵喵眼攻击。

“谢谢你,艾丽莎。”即使很难受依然露出笑脸的斯雷因真心让人觉得这孩子招人疼不是没原因的。

伊奈帆此时还不知道他追妻之路上最大的阻力已经出现了,不过这也是以后的事了。

享受完晚宴,唱过五花八门配音的校歌后,格兰芬多一年级的新生们被级长带进塔楼后就闹开了,这儿摸摸那儿看看,孩童们的脸上都被写满了好奇两个字。

但熊孩子们也没能闹多久就被高年级学长学姐们赶回寝室了。早已整理好个人物品,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看书的伊奈帆迎来了他的室友们。

“哇,你回来的真早啊,兄弟!你好,我叫阿尔弗朗兹•谢尔塔•托勒,叫我阿尔就行了。兄弟,你呢?”好一个自来熟。

“你好,我叫伊奈帆•界冢,叫我伊奈帆就行了,阿尔同学”从善如流的作答让托勒君燃起了对伊奈帆同学的兴趣。

“伊奈帆你是日本人吗?在英国待了多久?你父母是巫师吗?你玩魁地奇吗?你怎么总是无表情,难道是面瘫吗?你……哇,好疼,你干什么啊,亚摩斯!”

“笨蛋,上来就问别人这么多问题,别人会很困扰的。伊奈帆同学我代我这位笨蛋朋友向你道歉。我叫亚摩斯•斯平内特,叫我亚摩就好。其实我对阿尔的最后一个问题也很感兴趣。”你也好不到哪去啊,亚摩斯君。

“对,对,伊奈帆你从上火车开始就一直是这个表情呢,比我那在司法所工作的姐姐还要无表情。哦,我叫布莱迪•埃尔夫。”刚才貌似说了什么很失礼的话呢,这位同学,还有从上火车就开始观察人家,你是哪里来的STK!

“你好,我叫康奈尔•让•皮尔埃”和笨蛋三人组不同,这位有着法国名字,口音却是纯正伦敦音的小帅哥自我介绍简略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为了将来能共建和谐寝室,打造优良的学习环境,伊奈帆•内里59岁•界冢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书籍与三笨蛋聊了起来,直至皮埃尔出声叫他们休息才罢休。熄灯后的寝室不一会就响起了细小的鼾声,果然还是累了呢,一年级小鬼头们。

另一边,赫奇帕奇的寝室里,斯雷因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其实倒不如说是根本不想睡。

本以为此生就会在一个无人知晓自己前世的地方和父母生活下去,按照母亲所说进入霍格沃茨,将来进入魔法部或者司法局度过自己平淡的一生。没想到竟然遇见了他!刚看到他的时候,他并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还侥幸的认为会是长得很像的人,但看着他分院时的一举一动,那些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习惯动作,让斯雷因肯定了他就是那个界冢伊奈帆。此生本不报希望能再见的人,就这样出现了,内心各种复杂的情感交织在一起。他甚至回想起前世的种种,艾瑟依拉姆公主、蕾穆丽娜公主、哈库莱特、巴鲁库鲁斯伯爵、月面基地、地球、火星,甚至折磨他至死的病魔,那些难以忍受的痛苦仿佛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他大口呼吸着,浑身直冒冷汗。

他上铺的室友发现了他的不对劲,连忙叫醒了其他室友联系教授把斯雷因送进了医疗翼。

庞费雷小姐施了几个安神,减缓呼吸系统负担的魔法后,又给他灌了一瓶安神药。药效发挥的很快,不一会斯雷因就进入了梦乡。在彻底失去意识前,斯雷因默默做了一个决定。

TBC

评论

热度(22)